早產二三事

這幾天認識了一位從懷孕23週開始住院安胎到33+6週的堅強媽媽,通常會住院安胎,那就是得絕對臥床的狀況,兩個多月只能躺在床上吃喝拉撒,真的是非常非常辛苦的一件事。

蘇飛雖然孕期前期因為出血,安胎一個月,後來15週左右又因為宮縮持續安胎到27週,但都是居家安胎,盡量臥床,還能下床去上廁所,也能坐著在浴室洗澡,算起來還是自由的。

直到27週破水才在醫院住院安胎了一週,但僅僅是一週的時間,在床上只能依靠別人照顧和幫忙的日子真的非常難熬。

手上戴著點滴、肚子綁著胎心音監測器,鼻子戴著鼻導管,翻身移動受限制,洗澡、大小便這些基本能力也被剝奪,心理上充滿對照顧者的愧疚,和對自我的羞恥感。

面對孩子隨時會安不住出生的不安,還要一直對自己和孩子信心喊話,心情真的很複雜。

我自己短短一週的絕對臥床已是如此煎熬,不敢想像躺兩個多月的日子,由衷佩服這位媽媽,這過程真的很艱辛。

那天匆忙之中,來不及和這位媽媽好好聊聊,但我知道她有多辛苦,而我知道的可能不及她本人感受到的1/10

我想跟這位媽媽說:謝謝你這麼堅強、謝謝你這麼努力,你和孩子一起安胎到33+6週呢!這是非常難的一件事,你和孩子辦到了!

因為你的付出,忍受所有不便,所以孩子平安出生,現在已能讓你抱在懷裡,你有沒有記得感謝這麼努力的自己?照顧好自己,臥床這麼久,要注意腿部復健運動喔~

謝謝自己過去走過這段路,得到不同的人生體悟。大家如果有遇到身邊的孕婦或安胎的媽媽,也請給他們關懷和支持,當媽媽真的很不容易呢!

#安胎

#早產

小太陽早產住保溫箱時,與愚父的合照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